第四章 從獵手到滇金絲猴守護神
 

滇西北地區許多少數民族剛從狩獵社會步入農耕社會不久。在這里實施野生動物保護行動實在是難之又難,行政命令和空洞說教顯得十分蒼白無力,當地民眾的覺醒才是保護野生動物的根本出路。

他,過去是一個偏遠小山村的普通獵人。是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倆不期而遇,從而結為終生知已。

“動物生態學家”和“獵人”看起來似乎是兩個絕然不同的概念,怎么也不會把它們扯到一起。然細細想來,就會發現:地球上最早的動物生態學家其實就是獵人。獵人要獵取野生動物,就必須要知道它們的生活習性,否則就打不了獵,也就不可能維持他們自己的生計。世界上最早的動物生態學知識就源于此,只不過經過“筆桿子”們的系統整理而已。而且亦有些獵人他們自己就是名符其實的動物學家。如世界上最早研究鯨魚的一位科學家查爾斯.斯卡蒙先生(Charles Melville Scammon),就曾是一位著名的捕鯨人,經他捕殺的鯨不計其數。但令他流芳百世的并不是他所賣出的無數噸鯨制品,也不是他那建筑在鯨尸堆上的財富,而是他那世界上最早有關鯨魚生態行為學的專著。

老張姓張名志明,是居住在麗江老君山上的一位純樸的傈僳族村民。他是一位“全能”的野外向導。說他“全能”是因為他做飯、木匠、石匠、看病、電工、開車、修路、建橋樣樣在行,而且人特別勤快,總是忙前忙后,一刻也閑不住。所以,他是我過去二十余年所遇到的最佳當地助手。

我們的第一次遇是在1989年的春天。那是我第一次前往老君山調查滇金絲猴。此前,我曾多次來到麗江了,但從來沒聽麗江人談到過滇金絲猴。

記得我第一次到麗江是1983年的金秋,當時我對麗江古城的印象并不太好。這主要是那年麗江恰遇多年不遇大旱,黑龍潭里的泉水全部干涸,古城內的水渠全部成了名符其實的陽溝,哪里見得到“三河穿繞城,家家清水流”之美景?,F在每當我看見麗江城內游客盈門、生意紅火,總會回憶起當年的那種情景,真心希望每個麗江人和從世界各地匯聚到這里觀光客都能真心關愛這里的自然美景和古樸文化遺產。千萬不要再出現黑龍潭干涸、玉河水斷流的凄涼景象。

這次我到麗江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弄清這里究竟有沒有滇金絲猴。與我同行的還有一位叫鄭學軍的年輕人。他當時年僅21歲,畢業于南京大學,是昆明動物研究所在讀碩士研究生。他這次跟我一道前來主要是想先體驗一下野外生活,并尋找做碩士研究生論文的機會。 

亚洲熟妇无码AV在线直播_亚洲熟妇无码av在_亚洲熟妇无码Av不卡在线_亚洲熟妇图综合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