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熱點     首頁 > 科學普及 > 科普文章 > 社會熱點
你在享受著舌尖美味,它卻瀕臨消失
2017-06-27 來源:昆明動物博物館 作者:杜麗娜
0

《舌尖上的幸?!方貓D

  如果你看過《舌尖上的幸?!?,就一定知道這味湖南永州的美食:碼市山螺。 

  為了尋找這美味的主角——碼市山螺,我們一路從湖南的江永經廣東連州來到了湖南江華縣的碼市。 

  由于下雨,河流變得混濁,但是,這并不影響我們尋找它的熱情。 

  碼市山螺在分類上應隸屬于厚唇螺科、溝蜷屬,殼細長,殼面黑灰色,殼頂常被腐蝕,縫合線較淺。它們生活在山間溪流,喜歡清潔、氧氣充足的水體,常吸附在大石頭上,以石頭表面的藻類、細菌及植物碎屑為食,對水質污染敏感。溝蜷屬種類的螺厴呈角形或圓形、齒舌和特殊的生殖器結構可以將厚唇螺科的種類與其它種類螺區分開。 

溝蜷屬的殼形及齒舌結構

  尋找碼市山螺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一路上不管是清澈的溪流,還是混濁的大河都沒有找到它的痕跡,這似乎與它的名氣并不相符。既然自己找不到它,那就尋求幫助吧。碼市山螺是碼市的明星物種,想必大街小巷一定有它的蹤跡,然而,走遍碼市所有的夜宵店,得到的卻是同一個答復:沒有! 

  幾經打探,加上朋友的遠程幫助,我們來到了碼市的大錫鄉,這里是所有信息的匯集點,似乎碼市山螺只能在這里有,我們帶著無比的熱情來到這里,然后經過近兩個小時的溪中搜索,連個殼都不曾發現。 

在大錫鄉的一條溪流里尋找碼市山螺的蹤跡

 

  在失望到達極點之后,總有意想不到的幸運。 

  在大錫鄉,我們遇到了堅持7年保護繁殖碼市山螺的一位養螺人,在他的繁育基地,我們看到了碼市山螺的真面目。 

來張碼市山螺正面照

  在與這位養螺人交流的過程中,我們基本了解了碼市山螺的生活習性,它在每年的2月~9月間繁殖,2齡以上達到性成熟,平均壽命在5~6年,當然也有長壽的,可以達到10年。 

  碼市山螺,特別是幼螺,對水體的容氧量要求特別高。2011年前后,李文慶將收集到的種螺在家中的水池里嘗試人工養殖,然而,由于缺氧等原因,80%的螺都死掉了。 

  為了將最后這些螺種留住,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李文慶承包了一段小溪,讓它們自然繁殖。然而,在自然條件下,碼市山螺的繁殖成活率卻很低,這也是讓李文慶目前最為頭疼的問題,同時也是需要攻克的科學難題。 

碼市山螺和它的生態養殖基地(李文慶提供)

  因碼市山螺肉質鮮美,據說具有清肝、明目、補腎、醒酒等功效,深受人們喜歡,并且,因為碼市大錫鄉的河水水質較好,在這里生長的碼市山螺較其它地方的口感更佳,無腥味等原因,使得很多外地人慕名而來。 

  據李文慶說,5年前,一個抓螺螄高手,一個晚上可以捕獲5斤山螺,大概售價是30元每斤,然而,隨著吃螺的人越來越多,抓螺螄的人也越來越多,捕來的山螺不管大小都為那一碗螺螄湯獻出了生命,使得碼市山螺的數量急劇減少。時至今日,一個捕螺高手一個晚上也捕不到半斤螺,而碼市山螺的價格也由30元漲到了200元每斤,卻也是一斤難求。 

  目前碼市山螺已經得到當地政府的重視,人們開始投資保護這個稀缺的美味。然而,碼市山螺為何會變得如此瀕危? 

  初步總結,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首先是河水污染,這主要與早些年的采礦有關。這些年采礦被禁止,水體中的污染物含量有所減少,然而,其它的破壞又出現,碎石采沙、電站建設等同樣對碼市山螺有著影響。在沿河岸線走了近20公里,大概看到5個不同大小的碎石采沙廠,河道內泥沙含量的增加,破壞了碼市山螺的生活環境,使得它們無處安家與覓食。而電站的建設,在枯水季節,電站下泄水量的減少,使得下游河水變淺,碼市山螺不僅僅人類喜歡吃,鳥類、蛇、老鼠都會趁河水變淺之際,來一頓饕餮大餐。 

  除此之外,外來種的入侵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福壽螺已經入侵了碼市的深水,在深水中,作為一個非專業摸螺人,10分鐘徒手摸到5個福壽螺,而在深水旁邊的水田內,福壽螺的數量更是多的讓人心驚。 

  已經有研究表明,福壽螺會取食其它的幼螺及螺卵,因而,在物種保護的同時,也應該防范外來物種的入侵。當然,過度的捕獲也是碼市山螺數量急劇減少的一個重要原因。 

  希望若干年后,它不會僅存在于人們的記憶中。 

建立在河邊的碎石場


Copyright © 2018- 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盤龍區茨壩街道龍欣路17號  郵編:650201
電子郵件:zhanggq@mail.kiz.ac.cn
滇ICP備05000723號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920號
亚洲熟妇无码AV在线直播_亚洲熟妇无码av在_亚洲熟妇无码Av不卡在线_亚洲熟妇图综合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